干姐

校园春色

155

干姐

我很好色,这也许是从高二那年暑假开始的。那年暑假我开始上补习班,那是类似先修班之类,价格很便宜,主要是补习班为了招揽高三学生,在暑假先开的班,一些介绍课程和期末的露营重头戏。

朷朷班上的女导师,是苗栗某医专刚毕业的女孩子,长的很正点,腿很修长,胸围满大的很喜欢穿短裙或短裤来上班,下课时大家都很喜欢围在她旁边聊天,她常穿很宽松的T恤或V领的短线衫,她坐在椅子上,我们站在她身旁,我的视野比较高,她在讲话时,她有时会随着手势动来动去的,我很容易就可以看到她的胸部,而且还可以很清楚的看到她的胸罩。在她做某些动作时,还可以看到她的乳晕和乳头,所以我们只要一下课就一定围着她聊天。

朷朷后来处久了,我们都叫她ina姐,她大我四岁,跟我住在同一栋大楼里,她男友才刚入伍四个月,在台北当兵。

朷朷有一次假日一早六点多,我下去拿报纸,遇到ina姐,她穿着一袭艳红色的紧身连身的迷你裙,真的是有够辣,娟丽的脸蛋、惹火的身材、一头及肩的大波浪卷,超短的迷你裙,好像只紧裹着那浑翘的臀部,只要稍微一不注意就会穿帮了,随着她下楼的姿势,那件紧身的迷你裙便渐渐的往上爬,我都可以看到她黑色缕空的底裤了。不过,她大概有注意到我的眼光,她将裙子往下拉一拉,顺便将细带皮包移到裙前刚好遮住,我和她打招呼,她说要坐火车到台北看她的男朋友。我到高二都还不曾手淫过,看到ina姐的打扮,让我身体起了遽烈的反应,那一整天我先去游泳,再打篮球,最后还和隔壁的铁头干了一架。

朷朷暑假每周五天的补习,加上和ina姐住在同一栋大楼,每天同进同出,日子一久便成了无所不谈的好友,最后我认她做干姐,到八月底补习班停课了,开始期末的3天2夜的露营。

朷朷那一天我和ina姐相约到补习班,ina姐穿了一件白色休闲衬衫,搭蓝色牛仔窄裙,和一双白色短统球鞋,扎着马尾的她,戴一顶蓝色鸦舌帽,坐公车时,我透过她衬衫扣子的空隙,隐约看到她的粉白色的胸罩,我又兴奋起来。

朷朷那天到达目的地后先扎营帐,然后就是一些团康活动,到晚上烤完肉后,再去夜游,然后在营火下一起闲聊,但我很少那幺晚睡,不到2点时,我已打起瞌睡,最后就躲进帐篷睡觉。

朷朷睡到早上大概三点多左右,ina姐叫醒我,她要我陪她到溪边盥洗一番,爬出帐篷走到距离帐篷约50公尺的溪边,ina姐洗洗手脚、刷刷牙后,看看四周没人,她要我陪她到更远处的桥下,她说她浑身黏答答的,不洗个澡,跟本睡不着。

朷朷到了桥下,那有一大片野姜花,刚好可做为屏蔽。ina姐要我帮她把风,不可以偷看她洗澡,我转过身去,只听到身后有稀稀疏疏的脱衣声,我毕竟不是圣人,那可能美女沐浴视若无睹。不一会就转过身,瞪大眼睛仔细的观看着ina姐她苗条纤纤的身裁与雪白光滑柔嫩的皮肤,映在月光下显得隔外姣白美好,加上柔软纤细腰枝与修长挺直双腿,更令我想入非非。

朷朷ina姐抬头望了我一眼,娇斥说∶小色鬼,老盯着人家的奶奶看!她要我下来陪她洗澡,我也脱光光到溪里洗澡,ina姐她白里透红的肌肤,在清澈的溪水里若隐若现更有一股撩人情思的韵味。

朷朷ina姐说∶你们这些高中小男生有够色,每次下课时都喜欢围在我旁边,偷看我的奶奶,害我每天出门前都还要挑一些比较漂亮可爱的胸罩穿,这暑假花了不少钱在添购内衣上。朷朷我们泡了一阵子溪水后便到野姜花边,她说∶便宜你这家伙,干姐让你看光光。接着她便上岸,全身赤裸裸的站在我面前。我也爬上岸,但下体仍一直僵硬勃起,ina姐看到,笑的说∶你的满大的。我满脸通红的。ina姐问∶你有没有和女生好过?我摇摇头,ina姐接着问道∶想不想干干姐姐?我讶异的望着ina姐,不知如何回答。

朷朷ina姐并要我今天的事不可跟人家讲,我点点头,ina姐便用双手细腻地帮我在阴茎上抹上肥皂再帮我洗干净,然后蹲下身来在帮我口交,先吸我的阴囊,再自鼠蹊部向上舔再舔我的龟头,轻咬我的阴茎,还把我的阴茎含入她小巧的嘴里,用舌头舔我的龟头,360度的绕着龟头舔。她的舌头每绕一圈我的心跳就加快一些,就在我快受不了的时候,ina姐会适时的停止绕圈圈,而将舌头移到下面一点,就在睾丸的下方,继续舔那两个蛋蛋。又是痒痒的感觉,睾丸不只是用舔的,她偶而还会把睾丸含在口中吸吮着(一次一颗,轮流着)吸睾丸,她又会由下往上就是从那个睾丸、根部,一直到龟头,来回的舔个几回在嘴里吐吸吐吸。

朷朷她极为熟练的帮我舔舐着下体,不一会我就射在ina姐的嘴里。ina姐还不住的吸吮着,且将我的精子都吞下去,并将我的龟头舔的干干净净的。抬起头来对着我微笑着说∶舒服吗?朷朷接着,她又拉着我重回溪里玩水并再次洗澡,并要我帮她擦背。没想到年值十七血气方刚的我,在水中阴茎它一下子又昂首向前,恢复了雄风。在擦背时,我的手开始不老实的探向她的胸前,揉她丰满又滑溜的乳房,另一手则伸向她美丽的花瓣,并且用中指插入扣弄起来。她口中缓缓娇柔呻吟起来了,她技巧地大张双腿盘住我的腰,她抱着我的头,疯狂的吻向我的唇,两只丰满又滑溜的乳房,紧贴我的胸膛,她一句话也没说半闭着眼睛,口中有一下没一下地嗯着啊着。

朷朷我把头埋进她的双乳之间,不住地吸吮她的奶子,她仰着头长发披肩散开,嗯嗯──啊啊──的呻吟起来了。

朷朷她伸手握住我的阳具,拉着我的家伙塞进她温暖的阴户中我本能的冲刺起来,双手紧抱她丰满的臀部,我同时死劲地往上冲挺,让我深深地进入她迷人的花办里。ina姐双腿夹着我,像一只无尾熊一般紧抱在我身上,我则抱着她慢慢朝长满野姜花的岸边走去,在溪里一边走一边振动,ina姐呼吸的鼻息喷到我的脸颊,喉咙中还有着呢喃声∶呜──喔──朷朷我把ina姐的背靠在沙岸上我开始我的博命冲刺,ina姐的手紧抓着我的肩膀,我的节奏越来越快,ina姐的嘴里吐出断断续续的字眼∶朷朷不要停──对──再深一点──呜──喔──啊──嗯──朷朷她把头往后仰,并且不断地扭摆着纤细的腰肢。

朷朷用力──快──快──啊──爽──干死我啊──朷朷她突然死命地紧搂住我狂吻,双腿紧紧地勾住我的腰背,底下快速地扭动,口中含糊地嗯啊着∶嗯──哼──哼哼──嗯嗯──整个阴道一紧一松地,ina姐紧抱着我,指甲掐入了我背后肉。

朷朷霎时我停止的了我所有的动作,然后她却焦急地自己动了起来,摇动着自己的臀部贪婪地吞噬着我的阴茎,她的手抓的越来越抓紧,然后ina姐的发出喔──不行了──要泄了──嗯──朷朷我突然感觉到整个阴道紧缩夹住我的阴茎,ina姐不断轻喘着,ina姐放松她的手臂,不再紧抱着我,但我仍还没泄,我依然不断抽插着,一边干她揉她奶子,ina姐姐似乎又被我强烈的抽插攻势干到兴奋不自主的前后摆动着配合我的动作,还边呻吟的说∶朷朷喔──你好厉害──快──用力干我──好爽啊──朷朷我开始前后大力摆动,插刺着她流着淫水的小穴,ina姐她好像更兴奋的,晃动她满头秀发,我学着A片中那样的将她的修长白晰的小腿架在我的肩上,用力干着,并开始用双手从她肥美的臀部往上抚摸,移到前面的奶子上,用力的搓揉着。一直用力的干着ina姐姐,真是越干越爽,干到最后我受不了,就直接射精射在她体内。

朷朷此时ina姐姐她双手捧着我的脸,疯狂的和我亲嘴,我也热烈回应地亲吻着ina姐红润的双唇,吸她的细嫩的舌头,用力的揉捏那圆称饱满的乳房,我们嘴对嘴狂吻着,舌头互相交错着。tian姐姐对我简直是百依百顺,两眼柔媚的望着我说∶你比我男友厉害多了,一点也不像是处男。朷朷我们又继续拥吻了好一阵子,才上岸穿回衣服,ina姐抱住了我的头亲了一下,便拉我往营地走回去。

朷朷第二天ina姐姐换穿一套麻质的前扣式的连身无袖背心裙,乌黑的长发贴着白晰的颈子,嫣红的双唇抹了淡淡的口红,而圆润白晰的肩膀裸露在阳光下显着着格外耀眼,更令人侧目的是裹着她丰满的胸部的色的蕾丝胸罩,在背心袖口里若隐若现,尤其那细细的小蛮腰上丰挺的乳房,配上浑圆挺翘的嫩臀,走起路来怎样也掩饰不住饱满的乳房的震动,看了怎能不想入非非,心猿意马吗?我整个注意力都投注在ina姐身上,直到这一天的活动的结束。

朷朷到晚餐告别营火后,我们整理了一下行李,ina姐就拎了个手电筒,披件线衫,就来找我和同学们一起夜游,我们一堆人就往山林边逛了过去。在夜幕笼罩下林道间漫步,有点雾气有点风寒,我和ina姐姐在步道走着走着,慢慢的放缓脚步,就在最后面走着,我轻握着她轻软柔腻的手掌,感到一丝温暖。

朷朷走着走着故意脱队,诺大的森林中就只剩我和ina姐姐。在左右无人的山林里,我们的肩紧靠在一起,ina姐姐清细的呼气声在我耳边喘息着,我的手轻抚着ina姐裸露的圆润白晰的肩膀,然后沿着细致滑腻的臂膀缓缓滑下。

朷朷走到一颗大树旁,一时兴起把手伸进ina姐的连身裙里,眼见ina姐姐不反对,我就顺着ina姐白腻凉滑的大腿,往上探进ina姐粉红色内裤里,没想到,ina姐姐的粉红色内裤早己全湿了,我仍不断地用手指摩擦她最敏感的三角地带,一股滑腻淫水不停的从私处流出,将ina姐姐粉红色内裤弄的更湿。

朷朷ina姐姐把粉红色内裤脱掉,要我坐在树旁,掀起自己的裙子,跨坐在我腿上。ina姐姐竟解开自己连身背心裙前扣的衣扣,敞开衣襟的跨坐在我腿上,解开胸罩的束缚,露出那柔嫩光滑的饱满乳房,任我吸允搓揉那对柔软的奶子。ina姐姐的嘴里发出细细的呻吟声,ina姐姐扶着我的家伙塞进她温暖的阴户中,开始不停地扭动她的臀部,放弃了所有的矜持,放声的浪吟,我却用嘴含着她的乳房,用牙齿不断轻咬着乳头,直到ina姐全身激烈的颤抖,我和ina姐姐一下子就达到高潮,狠狠的射入ina姐姐的体内。

朷朷ina姐忽然转身蹲下,帮我吹喇巴,用柔软的舌头及唾液舔着阴茎,并发出啾啾的声音,不一会我又硬了,我的腰便开始前后不断地在ina姐姐的口中抽动着。

朷朷ina姐站起来,二手扶着树干,要我从后面干她,我就抱住ina姐,将她背心裙的肩带都剥掉,裸着白晰的奶子,将她短短的背心裙掀开翘起圆润的臀部,我用舌头亲吻她的小穴,轻啮她的臀部,要ina姐手扶着树干,将臀部翘的高高,我从后面狠狠的插入,两只手用力的搓揉ina姐的奶子,后面不断的冲刺顶入,ina姐姐情不自禁的呻吟起来。由于害怕被夜游的人发现,那种刺激与被人撞见的压力,令人很快就达到高潮。

朷朷ina姐姐直说好舒服好刺激,等办玩事后,竟然发现ina姐的胸罩和内裤不见了,于是ina姐就只好裸着身子只穿件连身背心裙回营区。

朷朷第三天ina姐姐换穿一套露出肚脐眼的浅蓝色细肩带的小可爱与蓝色紧身的薄牛仔裤低腰身很紧的牛仔裤,将整个臀部的曲线都衬托出来,而她前胸领口,可清楚的看到那深深的乳沟和水蓝色的无肩带蕾丝罩杯。

朷朷坐公车回去时,由于人很多,我和她就站在一起,我透过她小可爱领口的空隙,清楚看到她深深的乳沟和水蓝色的蕾丝罩杯里嫩红的奶头,我又兴奋起来。

我伸手顺着ina姐姐紧身的薄牛仔裤上来回摸了几下,触感很不错,我拼命的和ina姐挤在一起,顺势用下体挤向她臀部,我紧紧贴住她,又用手挤迫她丰臀的感觉也真够爽,ina姐臀部的弹性真不错。我把脸埋入她发丝丛中闻着细细发香,一手摸着她的臀部,揉揉ina姐姐她的臀部,又捏捏又摸摸,ina姐姐温驯的任我在她下半身抚摸。

朷朷我越来越兴奋了,还用手指隔着ina姐姐薄薄裤子抠弄她小穴,我见她不反对,就用手使劲的搓着她丰臀,再慢慢的将手移到她小穴的地方,隔着裤子捏揉她那肥厚的阴唇,另一只手环抱着她,用虎口压在她乳房下缘,感觉她奶子的晃动,我隔着衣服不停地揉挤ina姐的奶子,这时ina姐的呼吸有点急促,我除了硬挺的老二挤压她的一片臀部,左手还环抱她的细腰轻揉乳房,另一手来回抚摸她阴户。ina姐她也只是微喘着气,任我吃豆腐、摸她的身体,就这样我和ina姐炙热的身体在车厢里摇来晃去地任我抚摸,近一个多小时。

朷朷等到站下了车,ina姐和我一起回家,进了大楼电梯时,她拉我到她房里,到了ina姐的屋子里时,她整个人用力将我挤到墙角,双手紧搂住我,什幺话也没说的,双唇已堵住我的嘴,舌头在我嘴内翻扰,ina姐给我热情的拥抱,我们开始深吻了起来。

朷朷我一边吻着她,一边用双手抚摸她那对柔软的大乳房,后来嫌隔着衣服摸不够过瘾,就脱掉她浅蓝色细肩带的小可爱和水蓝色的无肩带的胸罩,直接去搓揉ina姐她早已硬挺的奶头,摸的她一直呻吟,ina姐双手也开始疯狂的脱掉我的T恤,她的舌头在我胸部又舔又吸,我整个人早已克制不住,我将她狂暴的推向床上,一边亲吻着她的胸部一边脱她的裤子。

朷朷看着她起伏的胸部,我加快了动作,脱掉裤子的时候我才发现ina姐没穿内裤,她早已泛滥成灾的蜜穴分泌的淫水弄湿了裤裆也沾满大腿内侧,ina姐把她的手放到我的裤裆里,激情的上下套弄我的阴茎,当天在她房里,ina姐好像解放了一样,放浪的同我作爱。还好房里的音响电视全开,罩住了ina姐的狂叫,不然左邻右舍一定都听到。

朷朷我捏着ina姐柔软硕大的奶子,看着我的那根粗鲁的进出ina姐的体内,每进出一次她的叫声就提高一层,我不由自主的更加卖力的往前挺进,ina姐姐双腿紧夹着我夹那幺紧我的腰都快断了,她喉咙间发出着嘤咛之声像梦呓般哼着扭动屁股,长发散落大半床头,声音有如啜泣。

朷朷我一边用手指捻转ina姐那早已充血变硬的嫩红色乳头,一边沿着她的红唇一路又吻又咬下来,当接触到她的乳头时,我先用舌头挑弄片刻后,便开始对着乳头吸吮起来。ina姐兴奋地尖叫着,扭动着窈窕的裸躯,双眼朦胧的半闭半张,向后仰头浪叫着∶哦──用力点──哦──朷朷我也更加快速度地抽送起来,藉着高炽的情欲奋力驰骋着,弄得大汗淋漓,慢慢达到了兴奋的顶点,将充满情欲的精液,一下子爆发在ina姐姐的子宫里。

朷朷事后我们抱在一起睡,我不断轻轻抚摸ina姐她的纤细皎白的足踝,伸手把玩她的足踝,轻轻的将手指轻柔的随着她的曲线由足踝向上探索,我弯下腰把玩ina姐洁白细致的脚ㄚ子,逗弄那小巧圆滚滚的脚趾头,用舌头一一仔细舔舐,并贪婪的吸吮着,我从她洁白细致的脚ㄚ子,一路仔细舔舐吸吮到姣白修长的小腿到昀称的大腿一直吻到阴部,直到我的舌头也插入舔舐那又沾满淫水的蜜穴里。ina姐不断迎合我的进入,并承受我舌头与手指一波又一波的挑逗,整个人深陷入情欲的感官世界里,ina姐接着也主动转身,弯下腰去亲吻我的下体。

朷朷平时看来野艳的ina姐,高挑的身段走起路来婀娜多姿,尤其她的长发披肩的姿态更是撩人。在床上更是淫荡放浪,各种诱人姿势淫荡字语,在在都让我这初尝情滋味的小男生为之疯狂。

朷朷当天下午我总共泄了五、六次,我们却好像是发情的狗,不断舔舐吸吮彼此最敏感的地带。我们跟狗似的舔遍亲完彼此全身,而我就像公狗一样,一直做着机械化的动作,ina姐也因我的狂暴高潮了无数次。每当看到ina姐双眼翻白,身躯开始抖动,我就更加卖力前进,ina姐的淫荡呻吟声也一次比次更加高亢。

朷朷到了傍晚时候,ina姐已是精疲力竭,她白嫩的肌肤上布满我的精液与齿痕和吻痕,她的阴部和嘴里都溢出了我的精液,乳房更是红肿发烫。

朷朷那天晚上我拖着疲惫的身心回到家中,随便扒几口饭就回房里睡觉了。

朷朷从那次露营起,我们一直来往近一年半之久,直到她男友退伍为止。那段时间内,她一有需要就过来找我,而我青春期的苦闷就在ina姐的疏解下,很快的渡过,只是被ina姐宠坏的胃口,一旦没女人陪那是蛮痛苦的。而我高中毕业后也因常混在女人堆里,心思完全静不下来,以致重考二次都没上,只好去当兵,直到退伍后才定下心重考上。只是一直改变不掉那好女色的习惯,常常搞到自己很累。

页面载入中...